于婉莹
成均馆大学中国研究所研究员

我是韩国成均馆大学研究员于婉莹,韩国影视如何走向世界,问吧!

从九十年代以韩剧热播为开端的“韩流”袭来,到本届奥斯卡最大赢家《寄生虫》引发的讨论和关注,韩国影视不仅在中国、在亚洲迅速传播,占据了文化市场之重要一席,这次也在更大的舞台上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我是韩国成均馆大学中国研究所研究员于婉莹,主要研究领域为中韩关系、中韩公共外交、半岛问题等,对韩国影视有自己的看法和认识。韩国影视是如何崛起的?韩国电影为何能成为今年奥斯卡最大赢家?关于韩国影视,欢迎与我交流!
文艺 2020-02-12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3个回复 共2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7个回答

于婉莹 2020-03-05

你好,这个问题涉及韩国电影的投资和流通结构,这里简单说明一下。 韩国与电影相关的财团和基金机构主要分为公共部门和企业的支持与赞助。公共部门的财团和基金多数下设在文体部,赞助方式分为间接和直接,包括税收优惠、培训、直接投资制作和发行等等。此类机构中影响力比较大的有韩国电影人福祉财团、韩国电影学院发展基金。韩国电影票价中的3%是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用于韩国电影发展基金而收取的,而且这个机构也是韩国文化产业中电影预算最多的机构。
起点彩票_[官网首页]从企业投资来看,直到90年代初,韩国电影的投资、制作、发行、上映各领域没有明确区分,以中小电影公司运营为中心,发行是有中间机构的间接形式。而现在所有环节的垂直一体化运营是韩国电影业的主要特征,可以说大企业基本上掌握着韩国电影产业。90现代开始,包括三星、LG、大宇集团等20多个大企业纷纷进驻忠武路(过去韩国电影人和影院的集聚地,被誉为韩国电影业的中心),重新整合了韩国电影产业结构,在韩国电影行业的发展起到了主导作用,促进了韩国电影的产业化,这是第一波。三星影像事业团就是这个时候效仿major studio诞生的,全部环节垂直一体化运营。当时三星制作的《生死谍变》可是韩国影史上的里程碑,不过后来由于金融危机,这个机构因为大企业内部重组而解体了。2000年后多厅放映扩散至全国,第二波大企业投资开始,像CJ、乐天、megabox就是整合了从投资、发行到上映全过程运营的大公司。所以,现在韩国业内人士也开始批判,大企业资本集中的现象直接导致了电影制作公司沦为大企业的转包企业。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于婉莹 2020-03-12

很多人都把《寄生虫》成为奥斯卡大赢家视为韩国文化的成功输出。但当我们看完《寄生虫》,最打动的我们的是“韩国文化”吗?至少我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没有觉得这部电影被刻上了“韩国文化”四个大字,我反倒觉得跟其他电影相比,《寄生虫》冲淡了我们熟知的“韩国文化”。“韩国文化”是什么,又有什么可以代表韩国文化?当今的韩国文化是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文化并存、高度互动的产物。如果说某个特定产品就代表了韩国文化,那在《寄生虫》以前,K-beauty、K-pop早已走进欧美国家了。
奉俊昊导演也说过“BTS的影响力要比他大个3000倍”。但是大长今、BTS、奉俊昊这些都不能代表当今的韩国文化,一部《寄生虫》也代表不了,这部电影成功的关键是令人产生共鸣的“贫富差距”,而这种共鸣没有国籍、种族、地域之分。《寄生虫》在加拿大首映的时候,对观众进行了采访,观众的回答是“电影启发了人与人之间如何相处”,“探讨了人性的故事”。不过,韩国人自己也承认,《寄生虫》的成功的确有运气的成分。在奥斯卡把奖项名称从“外语片”改成“国际电影”之前,无论《寄生虫》这个作品多优秀,可能都很难拿到这个奖,也正是在欧美国家为中心的电影界准备向亚洲打开大门的时候,正好这部“决定性”的电影诞生了。
一位韩国专家在分析韩国文化的时候提到过,当一个国家文化艺术的某个领域优秀到受到世界瞩目的时候,这个国家的文化艺术本身就会成为国际社会向往的对象,再逐渐扩散到文化的其他领域,给其他文化商品带来意外的生命力,甚至出现“全方位文化输出”的现象。我也很同意他的观点,因为对这个国家的文化认知度提高了,人们就会自然而然地主动了解这个国家其他文化商品,与刻意强调固有观念或是特有文化相比,反倒是“能够生产出优质文化商品”这种国家印象更有利于一个国家的文化被外国接受。所以,我认为《寄生虫》的成功,让世界更加瞩目韩国电影,再扩展到了韩国文化其他优质领域,而这的确让韩国对自己的文化更加自信了。但我们还要看到《寄生虫》成功的背后是韩国10多年来对韩流文化下血本的投资,以及为韩国文化的“国际化”做出的准备。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于婉莹 2020-02-24

以《寄生虫》为例,从准备拍摄开始,就做好了不计票房代价的准备,因为内容并不符合韩国市场主流口味,但团队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来创作,拍摄过程中还严格执行了周52小时工作制度,没有过于追求速度,这些都是最后能够取得成功的因素吧。以下简单说几点我自己的看法,有关引入分级制度已经有很多的讨论了,这里就不提了。第一,韩国近些年的政策强调支持中小电影的创作与流通,建立“强小制作公司培养基金”,保障独立的创作空间,发挥个性和创造力,促进编剧间活跃的交流,让他们创作自己真正想拍的作品,防止题材内容单一化趋势,这几年韩国独立、艺术电影票房占比也因此有很大提升。第二,为促进电影行业的公平公正,目前韩国“银幕上限制”呼之欲出;加强电影产业持续发展基础,建立电影从业者经历管理、支援体系,保障他们在行业内更稳定的发展。第三,目前内地电影行业过于浮躁,票房至上的问题很严重,巨额投资、明星云集的商业大片越来越多,却越来越拍出不来有深度的电影,剧本缺乏逻辑和思考、特效突兀;而且很多电影并没有将制作具有国际水平的作品为目标,这就出现了国内票房逆天,国外票房很尴尬的现象,非常需要沉下来反省一下怎么“讲好故事”。第四,推动电影行业民间团体在提高电影创作水平和构建业内健康生态上承担更多的责任,韩国有非常多的电影相关团体和组织,韩国电影制作人协会、韩国电影评论家协会、韩国独立电影协会等等,都为争取业内人士的权利和为韩国电影行业的发展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80

谢谢您的提问。实事求是,站在美国人的角度来说,如果不是受到新冠病毒感染生活受到严重影响,或者由于跟中国有商务、经贸、、生意、教育往来,普通美国人是不会去关心中国发生了什么。中国的防控经验和做法美国人是一无所知的,原因是很简单:我不关心,我不在意。美国无法像中国那样“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原因有四:
第一,中国“应收尽收,应治尽治”防控目标和策略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依托中国举国优势,全国一盘棋,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医疗物资、消毒物资、生活物资和各种其他必需的紧急服务迅速向武汉、向湖北聚集,才有 “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的人力物力保障和实现的可能。美国的疫情发展尽管很迅速,但美国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州都还没有达到像1月底武汉那样紧迫的程度,美国的医疗卫生保健体系还有后劲和余力,可以有效应对。
第二,美国的州跟中国的省是不一样的,美国联邦政府不能直接命令美国的州去做什么,只能向各州提供资金、医疗物质和技术支持和援助,帮助有紧迫需要的州渡过眼前的难关。目前各州州长抨击华盛顿不作为可以理解为美国式的“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尽可能多地争取联邦财政资金的支持和医疗防护物资的支援。
第三,美国的医疗卫生保健体系主要以私营企业为主,美国的医院、诊所、老年康复机构等医疗卫生提供方80%以上都是私营机构,无论是美国联邦政府和美国各州政府都不能未经正当程序直接征调和征用,除非“clear and present danger”(明显的而现实的危险)。美国政府可以号召,但不能强制,目前美国的媒体也没有报道全美各地的医务人员驰援疫情严重城市的新闻报道,美国也没有出现举全国之力、举全州之力去做什么事情这样我们中国耳熟能详的行为模式。尽管3月18日特朗普援引The Defense Production Act(国防生产法案)要求美国企业生产口罩、防护服、呼吸机、核酸试剂盒等医疗物资,但美国政府不能像二战时期那样实施军事管制经济。
第四,美国联邦政府目前疫情防控的首要目标是全力防范美国经济出现大规模衰退,美国金融市场出现暴跌,美国资本市场出现异常波动,美国企业部门和家庭部门出现债务违约和大规模失业现象。经济金融领域出现的危机是需要举全国之力应对的首要问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